如果在冬夜如果在冬夜,你的女人(给男人)

  读这个故事的时候,请你闭上你的眼,让你的朋友念给你听,因为这其实是一个关于你的故事。关于你的第一次,以及那个也许是你的,或不是你的,或曾经是你的,或未来将是你的女人的故事。
  你记得是在那样的一夜失去你的贞洁的。
  微风怡人的夜,你的胃渴求着被填满的感觉,你茫然地步在街上,不仅仅为它,寻觅一个满足的地方。
  「秀色可餐」映入你的眼廉,你被娟秀的字体吸引着,推开大门,进入那家豪华的餐馆。饥肠辘辘的你未曾注意到那位小姐的美丽,她穿着一袭粉色的套装,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带你到一间宽敞的房间,坐在一张长桌前,就像中古城堡中的宴客的大长桌,此时你彷佛是餐馆的主人,打算好好招待那位不停分泌酸液,正在腐蚀它自己和你的怪客。
  依然美丽的服务小姐递给你一份菜单,此时你察觉到她不知何时换了一身浅绿色的轻衫,你推测那只是一整件经过精致的折迭和修裁的布,轻轻地包裹着她,斜斜地裸露出她香滑的右肩,你朦胧看到她那皎好的身材,也许你会在餐后约她一起出游,而在甜美的某个夜晚后褪下她的衣裳。但是现在的你却没有这样的念头,事实上,她不是那位稍早引你进来的小姐,也不是招牌上娟秀字体的主人,稍后你发现,她甚至只是这个故事中的一个路人,一个服务读者的角色。
  你仔细地搜寻菜单,想从价格上找到你所想吃的,但是却看不到一个数目字,在「今日特餐」的下方,「附浓汤、红茶」的上方,菜单的中央,那个娟秀的字体优美地印着一个「她」。你不怀疑「她」是否合你的口味,毕竟现在的你对于味道的挑惕是完全免疫的。点菜的动作很单纯,不必多做解释,因为你没有其它的选择。那位穿着紫色长裙的服务员(又一位美丽的,新出现的路人,当然你会猜想是否她真的是路人)告诉你得稍待一会儿,而带着菜单缓步离去。
  时间又过了许久,但这也许只是你的胃袋给你的错觉。你发现周围似乎暗了许多,惟一的光亮来自长桌上的烛台,柔和的烛光,而白瓷的餐盘静静地盛放在你与烛的中间。那是一只你从来没看过的盘子,优美的椭圆形,你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餐盘,菜在你不知不觉中早已端了上来,在盘中横陈着。菜是「她」,而你惊讶地发现「她」其实是她,一个覆盖着美食的胴体,仔细地看着她的脸,你是如此地熟悉她,她是你每天看见,交谈,道再见的那个她。
  (请将「她」填入你熟识的人,也许是你的女友,或是你的同学,或是妳的朋友,或是你女友的同学,或是你同学的女友,或是你朋友的女友的同学,或是你的梦中情人,是你所熟悉的那个她)你不相信她在这里,但也不怀疑,她只是你一位熟识的人,只是身上少了美丽的衣裳,正如你梦中所希望。于是你推论她来自梦中,而你也同样,可是你的胃纠正你的错误,告诉你它可不这样想。
  她以你能想象最撩人也最静谧的姿态躺在白色的餐盘中,你清楚地分辨出瓷器白与她雪白的玉体之间的差异。
  她高耸的胸脯,随着她的呼吸微微地起伏着,上面一片片你最爱的食物,沿着她的曲线服贴地排放,隐隐约约地你好像可以看到两粒桃红色的小葡萄,在饱满的山丘上颤抖着。真正的葡萄被脱去了外皮,放置在白皙的小腹中央,在那微柔而美妙的凹口中,可爱的一点淡绿衬托着她柔和的肚白,鼓动着你的饥火,以及冲动。匀称的大腿是你梦中想到达的地方,随着弧形而上,终点覆盖着一片海洋,你最爱的食物铺成平滑的波浪,在挑逗你将它掀开的欲望。
  她俏美的脸孔面向着你,你发现她没有擦口红,也没有化任何的妆。唇有着浅浅的光泽,微微地半张着,带着(你觉得)浅浅的微笑。双颊泛着嫣红,她的眼也微微地闭着,朦朦地似乎被雾气环绕,在浅浅的烛光下很迷人。
  你情不自禁地靠近她,吻了她红红的颊,彷佛有阵电流流过她,她轻轻地颤抖着,你感觉自己好像听见她的甜美的呻吟。你再也无法压抑(事实上你本来就没有压抑的打算),将自己赤裸裸的解放。
  你用唇一片片地将食物叼起,舌头迅速地将它们卷入深处,安抚吵杂的胃囊。食物清爽地滑进你的食道,一点也不沾染你的口。她粉白的双肩和乳房(不是很大,却很适合她)豪不保留地呈现在你的眼前,你的舌沿着她的乳晕缓缓地画圆,让红润的乳头更加挺立,她粉嫩的双臂拥着你的头,似乎想叫你停止,却依依不舍。你轻囓着她的乳头,她的身体倏地紧绷,皮肤显得更柔滑。你转移目标,用嘴将她小肚子上的那颗葡萄咬起(你发现它是没有子的),一口吞下,舌尖挠着她肚脐的央,她刺激地挺起她的腰,你的舌如扬帆的快艇滑过她的小腹,往上,航经她的乳沟,在她香滑鲜嫩的颈上狠狠咬了一口,就像吸血鬼在食用他美丽的猎物。双手游移在她绒绒的双腋,滑动着,呻吟从她的唇中飞出(这次你确定你听到了),与你的感官神经交错着。
  骚动早已使得三角洲的食物落下,黝黑的丛林从你眼前浮现,晶莹的露珠沾在枝头茕茕闪亮,你分不清是食物的汁液还是甘泉所溅上的。你俯下头观察,那润美的阴唇以一种让你感到兴奋的方式蠕动着,泌出一粒粒透明的蜜珠,半张半合地有如她真正的唇。你舔了舔,甘美的泉,以手指轻抚她生命之源,发现那儿比你想象的更湿润。你的中指沾了沾蜜汁,沿着肉缝轻柔地滑动,来来回回挑逗着她,渐行深入,在突出的某点停下,加速地蹂躏,她的核与她。她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你,身躯顺着你的节奏波荡。她的唇与你交会,与你的舌爱欲缠绵,另一张小口慢慢地一张一合,像是饥饿的鱼儿般渴望。你悄悄地数着拍子,在第三小节时送上你等候多时的长剑,滑润的月瓣环抱着尖端瞬间,一股无法压抑的舒畅感觉拥上(只曾在你最邪恶的梦中才出现),自由奔散。宣泄后的你想起情色文学中初夜的描写,若有所悟地大笑了起来。
  但依然昂立的小香蕉提醒你,这个乐章不只有这样。她雪嫩的一双大腿紧紧夹着你,来回交错地摩擦着你,你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毛沙沙地擦着你的身体,淫靡的湿润,诱动着你贪婪的欲望。你的指再次滑动进入,搜寻她的一切,在粉嫩的肉壁中,你探索到一粒未知的突起,疑惑的你好奇地在上面用你的指画圈,肆意地玩弄,她的淫吟随着你的旋律,荡了起来,浪了起来,将你推向一个疯狂到崩溃的边缘。你猛地坐起,拉起她,让她跨坐着妳,调整最好的角度,将她紧紧地拥住,紧紧地结合了起来。她的浪一声一声刺激着你,温暖的穴将你完全地含住,让你差点再次泄放。她迫不及待地上下动着她的臀,让你毫不费力地渐行渐深,不只是她的温软、她的湿滑,而那摩擦之间的刺激更让你和她进入无法形容的欢愉。
  即将失去意识的你将她推倒,随着冲动更猛力地抽送,她竭尽所能地叫喊着,忘情地融入你的魂。快意不断地上升,突破你的界限还不停地上升,突然你感觉一阵强烈的收缩,收缩再次收缩,那股无法抵抗的吸力,她的高潮,将你的意识猛地抽到最高点,承受不住的你用力释放,将所有精力都散发在她的体中,散发出来,散发怠尽,散发至存库中的最后一滴。
  失去精力的你静静趴在她的股边,喘息,她深沉的呼吸依然那么美丽,你望着她,她的身体,她的穴,她的穴正规律地,同你一样地喘息,一张一缩,是那么激烈,又是那么柔和。你数着它的节拍,在它与她旁安心地睡去。
  而在梦中,怀念你这甜美的初体验。
  醒来,在那幻之餐馆,之外,你的皮夹已被掏空,替代的是一张收据。你将它小心翼翼地折好,放回皮夹,在回想中,期待下一次的晚餐,以及另一位你未知,却已熟知的美丽。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。否则,后果自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