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老婆的两个表妹非常淫

老婆的两个表妹
  我老婆叫乐怡,跟我结婚已经四年了,是一个还算漂亮的女人吧。
  其实她们整个家族的女人长得都还不错,最漂亮的是她大表姐,但已经嫁人20年了,如今都有了15岁的女儿了。还有就是她那两个还没有出嫁的表妹。
  熟语说,女人胸大无脑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。老婆家族的女人是很漂亮,但智商都不是很高,没有一个考上大学的,所以对我这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是崇拜的不得了。尤其是她小姨家的那对双胞胎表妹,十八岁了,读高二,成绩是一塌糊涂,整天只知道打扮,还被评为学校的狗屁校花呢。真是胸大无脑。
  老公,乐茹和乐茜暑假想过来完,行不行?
  有什么不行,正好暑假你也有时间,就让她们过来吧。把我的书房收拾一下,给她们睡好了。
  她们早就想过来玩了,害怕你不答应,也不知道她们怎么的,天不怕地不怕的,就是对你这个三姐夫,害怕得象对小老鼠。我答应她们还不行,必须要你发话,她们才敢过来。
  那两个家伙,还说怕我,上次到你家去,你没在的时候,老要我请她们看电影、小吃的,把我的私房钱都用光了,这次来了可得从你那里出,或者从家用里面出,就算增加家用好了。
  七月初她们就来了,晚上十点的火车到站,老婆让我去接,她没有去,害怕人多了,出租车上没地方放东西。
  姐夫姐夫,我们在这里",就看到两个穿着掉带裙的美女朝我招手,顿时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羡慕的目光。
  到了很久了,你是乐茹,对不对?
  我是乐茜,姐姐才是乐茹。
  两个小美女一人抱住我一只胳膊,紧身掉带裙包裹下的乳房就紧紧地顶在上面,还扭动身体撒娇,四只乳房同时摩擦着我,真她妈刺激。
  姐夫,我们坐了八个小时的火车,累死了,所以你一个人提包。"原来任何好处都是有代价的,被四只乳房摩擦了几下,就要提两个大包。
  上了出租车,两个小美女把我夹在中间,问东问西,当然是我这里有什么好玩的,有没有什么特色菜啊。也不知为什么,两个家伙都有个习惯,说话的时候总要把我拉近些,所以我是一会被拉过来,一会被拉过去,这不是折磨人吗?
  一点也没有感到受折磨,一会左边的胳膊靠在乐茹的胸部上,一会又是右边的胳膊顶在乐茜的乳房上,尤其是小美女撒娇的时候,身体一扭一扭地,两对乳房就在我胳膊上不停地摩擦,竟然让我快感连连。
  更加惹火的是,从小美女掉带裙的领口,可以看到她们深深的乳沟,丰满的左右半球,在掉带裙和胸罩的束缚下,圆润圆润的。
  小弟弟竟然耸立起来,两只手分别被两个小美女给抓着,连掩盖的可能都没有,只祈求她们没有注意到。可是她们四只眼睛偏偏盯着那里看,妈的,这不是让我原形毕露吗,千万别跟你们表姐讲,否则就麻烦了。
  看到我高高挺起的小弟弟,两个小美女倒安静了下来,也许是累了,都把头靠在我肩膀上,大家一句话都没有。
  下了出租车,当我付钱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凑到我耳边,"大哥,你她妈真爽,两个大美女,那么粘着你。
  去你的,是我妹妹。
  这个年代,相好的都叫妹妹,我也要去找几个这样的漂亮妹妹。
  大哥,慢慢享受吧,我还要去奔波,养活家里的那个老妹妹。
  姐夫,你们刚才说什么呢,妹妹妹妹的,是不是说我的坏话,"说话的应当是乐茜,她要俏皮一些,但是两个小美女长得实在太象了,连我老婆有时候都分不清,何况是我这个相处很短的表姐夫呢。
  陪着两个小美女让我有很爽的感觉,但有很不舒服,又不能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,倒是她们经常有一些挑逗的动作,比如抓住我的手、在我背上捏几下、拍我的屁股,甚至乐茜有一次还抚摸了一下我大腿的内侧,当然还没有胆大到直接去摸我的鸡巴。
  当然所有的动作都是在老婆乐怡看不到的时候进行的,这一点两个小美女倒是为我考虑了不少,知道我还是很怕老婆的。
  乐怡在机关工作,我在实验室工作,暑假期间她放假,我还要经常值班,而且有些试验需要加班。两个美女来了,当然只会增加麻烦,除了洗自己的衣服外,连一点家务都帮不上忙,还给乐怡增加了很多家务。
  某个星期日,是我值班,我正在办公室整理数据,两个小美女闲着无事,就跑到我办公玩了。
  姐夫,天气好热啊!"乐茜比较厉害,进来就把外套脱掉了,里面是半截小衬衫,竟然没有穿胸罩,虽然小衬衫在乳房那个地方有夹层,还是隐约看到比乳房其他地方颜色要深的乳头,而且饱满的乳房和挺立的乳头把小衬衫顶得高高的,简直是诱惑死人吗。
  乐茹也很纳闷,"姐夫,怎么不开空调呢?"看到妹妹把外套脱了,她也跟着脱了,乐茹相对要保守点吧,还是穿着胸罩,但是傲人的双乳是丝毫不输妹妹乐茜。
  吹了太久了,感到头晕晕的,就关掉开窗了,透透气,放点汗,人反而舒服多了,不要老是吹空调,记住没有?
  姐夫,又在教训我们,我告诉姐姐你对我们不好,看姐姐怎么对付你。
  妈的,一句话,我就没有反击的余地了。
  姐夫,有没有喝的?
  你自己看看小冰箱里有没有?"我办公室放了一个小冰箱,都是放吃的、喝的,由于暑假不经常上班,所以大概没什么多少东西。
  姐夫,连矿泉水都没有,只有啤酒,你是不是经常躲在这里喝啤酒?
  我干吗要躲,你们不能喝啤酒,以前喝过没有?
  怎么没有喝过,厉害着呢,是吧,姐姐?
  乐茹迟疑了一下,也附和道:"我们以前喝过,没有问题。
  那你们两个喝一瓶吧。
  去,我才不跟姐姐分呢,我喝两瓶都没有问题,姐姐你行不行,要不你喝半瓶,我喝一瓶半,照顾照顾你。
  这两个姐妹从小就相互争强好胜,互不相让的,所以乐茹被乐茜一激,马上回击道:"我才不怕,一人一瓶好了。
  让她们姐妹两个去吵,我已经习惯于她们的相互争斗了,看来一人一瓶没有问题,她们的表姐我老婆乐怡,可以喝四瓶呢。
 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都在死要面子,两个人连半瓶都喝不了。结果是两个人,你看我喝了一口,另一个就不服气地喝一口,而且多喝点,两个人不知不觉就将满瓶的就干光了。
  姐姐,我先喝完了,啊!好热啊。"接着乐茜竟然拉起自己的长裙扇风,洁白的大腿随着她的扇风动作时隐时现,已经能够看到小屁股的边缘了。
  乐茹穿的是短裤,没有东西比了,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"姐夫,头好晕啊,你能帮我揉揉太阳穴吗?
  只见两个小美女都满脸通红,尤其是乐茹,看来她的酒量真比乐茜小。
  姐夫,帮我揉揉吗?"乐茹撒娇地拉着我的手。
  看来真是喝得多了,还是帮她揉揉吧。
  姐夫,我也要。"乐茜可不愿意输给乐茹,也坐到沙发上,拉着我另一只手。妈的,我就两只手,怎么同时给你们服务啊。
  啊!好热啊!"乘我还没有注意,乐茹竟然大胆地把衬衫脱掉了,呈现在我面前的是胸罩包裹的傲人双乳。
  这下乐茜输了,但她是从来不服输的,迟疑着不敢脱她的半截小衬衫,可是大胆的动作还是出现了,她竟然把自己的长裙脱了下来,呈现在面前的是小内裤紧裹的白嫩的浑圆的屁股,每片都有大部分露在外面,真是很刺激,看看乐茹半裸的乳房,再看看乐茜半裸的屁股,我真想在每个上面抚摸、揉搓几下。
  在乐茜的刺激下,更加是由于酒精的作用,乐茹麻利地解开了短裤的扣子,将短裤脱了下来。没想到乐茹比乐茜还厉害,里面竟然穿的是丁字库,雪白的屁股完全露在外面,甚至还露出了阴毛。
 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乐茜的动作就开始了,她竟然想都没想就从头上把半截小衬衫给脱掉了,脱离衣服舒服的一对小玉兔,随着乐茜脱衣的动作,上下颤抖着,我突然有一种看跳脱衣舞的感觉,竟然没有阻止她们的想法。
  乐茹不甘示弱,解开了自己的胸罩,同时解开了丁字库的带子,挺立的双乳、白嫩大腿衬托下的一团阴毛,立即凝聚了我的眼球。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。否则,后果自负!